《环球热点》搜索引擎、可乐和花生糖—资本的道德

伯克希尔· 哈撒韦的股东大会历来是全球投资者热捧的金融盛宴。大会上,股神巴菲特和他的合作伙伴芒格会对全球经济及投资行情做点评。投资者莫不以亲耳聆听股神教会为荣。当然,这种殊荣是有门坎的:要获得与会邀请,必须是公司股东,而伯克希尔的单股价格已经达到22万美元,大概140万人民币。好在今年伯克希尔尝试了在网络上直播股东会议,让更多的人可以分享巴菲特的投资理念。

二位投资教父在股东大会上的发言,最引人热议的是对华尔街的一贯奚落。巴菲特认为,华尔街最大的盈利来源不是其投资能力,而是销售能力。高收费基金的表现完全不及被动型的指数基金。他曾经与一只对冲基金打了一个赌,以2008-2017年为限,认为其无法跑赢追踪标普500指数的基金。对方刚刚提前认输了。巴菲特在股东会上公布的数据表明,该对冲基金在过去八年中回报率为21.9%,而标普500指数基金的增长率则为65.7%。巴菲特认为应当用低成本基金支持美国企业。他同时称,华尔街庞大的衍生产品影响对金融机构的估值,是一颗潜在的炸弹。

另一个被批评的对象是加拿大制药巨头Valeant。 Valeant因为涉嫌抬升药价而遭遇卖空,股价已跌去80%。芒格批其核心策略为「不道德」,并称:「如果你要找一个经理人,就找那些聪明、勤奋且正直的。如果他不具备最后一点,那么他也不可能具备前两点。」对企业道德的论述颇得人心。

时机凑巧,让人忍不住将之与五一假期在中国发酵的魏则西事件作一比较。一位罹患滑膜肉瘤的大学生,借助搜索引擎找到一家号称能以先进疗法(事后证实是谎言)治愈其绝症的三甲医院,在被收取了高额医疗费用之后不治身亡。事件发生后,民众将矛头指向中国第一大搜索引擎公司,认为其对医疗机构的竞价排名机制是将病患引向不合格医院的祸首,但是搜索引擎公司认为是少年用搜索引擎优化系统搜索的,与其无关。相比之下,巴菲特和芒格似乎更像是守住了道德底线的良心企业家。

然而果真如此吗?

在巴菲特的辉煌投资历史中,收购时思糖果、DQ冰激凌和大份额持股可口可乐一直都是令其得意的战绩。所以在每年的年会中,巴菲特都要身体力行地通过喝可乐、吃花生糖来表达对这些产品的支持。然而这类快消企业为伯克希尔公司带来丰富现金流的同时,也被指责为「增加了美国的肥胖症」。尽管巴菲特用诸如「高糖分带来的幸福感远超过损害」、「女性长寿比例高于男性,如果要长寿,不如去变性」等言论进行诡辩,然而并不能掩盖其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人本质。

而Valeant的大股东红杉资本,与巴菲特一向关系密切。在事件爆发后,巴菲特还呼吁投资者不要放弃红杉资本。所以说,不要对着资本的力量妄谈道德。当听到巴菲特抨击华尔街时,别急于鼓掌,因为他本人或许在做着类似的事情,而且做得比华尔街还成功。一如人们所说:「做巴菲特正在作的事,而不是听他说什么。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